漆树叹

编辑:大楼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2 16:48:0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这首诗藉物兴怀,表达了诗人对横征暴敛、搜刮无度的统治阶级的谴责及对劳而不获、生计断绝的劳苦农民的同情。全诗明写漆树,实则句句写人。
中文名
漆树叹
年    代
作    者
施闰章
体    裁
七言绝句

漆树叹作品原文

编辑
漆树叹
斫取凝脂似泪珠①,青柯才好叶先枯②。
一生膏血供人尽,涓涓还留自润无。 [1] 

漆树叹作品注释

编辑
①斫(zhuo):砍,斩。
②柯:树枝。陶潜《读山海经》:“洪柯百万寻,森散覆旸谷”。[1] 

漆树叹作品赏析

编辑
首句写漆树的主人及其帮手用砍刀在树身上砍出一道道裂口,从裂痕中流出白若凝脂的漆汁以作制漆原料,这本是正常的工序,但诗人为什么又用拟人化的手法将淌出的漆汁比作“泪珠”呢?原来,漆树刚长出青绿的树枝,还未到成熟收获的季节就横遭砍斫,以致树叶得不到营养液汁而提前枯萎,难怪它会落泪了。这漆树不正是封建时代贫苦农民的化身吗?他们终年在大地上辛勤耕耘,为人们提供衣食之源,却遭到封建国家、豪绅恶霸敲骨吸髓的剥削,竟至出现“六月禾未秀,官家已修仓”(聂夷中《田家》)的怪现象,有多少横遭残害、生计断绝的农民啼饥号寒,挣扎在死亡线上啊!
末两句诗中,诗人又代漆树,实则是代广大农民发出了不平之鸣:漆树将它一生的膏血——即作为它生命的精华的漆汁全都贡献给了人类,人们是否也应该让它留一道涓涓细流滋润自身,维持其生命呢?正像那些农民一样,他们劳碌终身,流尽血汗养育了人们,那些大人先生们是否也应该让他们获得一份劳动果实以维持生计,而不应将民脂民膏搜刮尽净呢?张炎认为,咏物诗“体稍认真,则格而不畅;模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这首诗取譬明切,语多双关,将漆树与农民的形象融合为一,融情于物,寄慨遥深,因而咏物而不粘,寄情而不滞,不即不离,不格不晦,是一首寓意显豁、撼人心魄的佳作。[1] 

漆树叹作者简介

编辑
施闰章(1618~1683) 字尚白,一字纪云,号愚山,晚号矩斋,又号蠖斋。清初宣城(今属安徽)人。父母早逝,养于祖母,事叔父如父,从同里名士沈寿民游,博览群籍,善诗赋及古文辞。1649年(顺治六年)中进士。顺治八年授刑部主事。1656年(顺治十三年)擢山东学政,取士“崇雅黜浮”,有“冰鉴”之誉。又修葺孟庙、闵子庙、伏生祠墓等。在济南居官五年,对济南风物多所题咏。1661年(顺治十八年)任江西参议并分守湖西道,为官干练亲民,公正无私,注意兴学,深得民心,人称“施佛子”。1667年(康熙六年),清廷裁撤道使,被罢官,归乡闲居十年。1679年(康熙十八年),诏试博学鸿词科,授翰林侍讲,参加纂修明史。后充任河南乡试正考官。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转侍读,病逝于官署。施闰章诗与莱阳宋琬齐名,并称“南施北宋”,主东南诗坛数十年。着有《学余堂集》、《矩斋杂记》、《蠖斋诗话》等。[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