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甸事件

编辑:大楼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9 15:47:52
编辑 锁定
云南沙甸,“沙甸事件”给云南人带来的损失是惨重的。是文革那个特殊无法无天时代造成的悲剧,文革期间法盲红卫兵禁止回民参加礼拜,查抄焚毁伊斯兰教典籍,批斗阿訇及教众,“宣传队”在清真寺中吃猪肉,猪骨头丢在水井,宣称“信教就是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反对党的领导”,大批回民成为批斗对象,回民被强迫学猪爬、学猪叫、学猪滚,孕妇亦不能幸免,回民不堪其辱,最终酿成了对抗,7700多人参加叛乱,抢夺武器反抗。[1]  1975年7月29日军队出动镇压,战斗进行了七天八夜,沙甸及周边一些回民村寨共有1600多人死亡,近千人受伤于是酿成这一大惨案。造成大量的无辜群众死亡,是特殊情况下的历史悲剧。
中文名
沙甸回民反政府武装叛国事件
地    点
沙甸地区
时    间
1968年
解决方法
军事解决

沙甸事件地理位置

编辑
沙甸是云南省红河个旧市最大的回族聚居区,是滇南著名的回乡。1984年设区建乡后至今为个旧市政府的派出机构,区公所设沙甸。位于个旧、开远蒙自三市的交界处。辖沙甸回族乡新沙甸回族乡金川回族乡、冲坡哨彝族乡等4个行政村级乡。全区居住着回、汉、彝、等民族,回族占总人口的90%多。
沙甸地处从开远至个旧公路的中途,是昆明至个旧、蒙自的必经之地。它有数百年历史,在云南是较大的回族聚居村寨,有1500多户、7200多人,在其相邻处还分布了大庄、茂克、新寨等较小的回族聚居村。

沙甸事件事件起因

编辑
沙甸事件是从“文革”中的“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血雨腥风里开始的。文革期间,全国各地倡导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以及无神论,清真寺被当作“封建堡垒”加以封闭。教民礼拜活动被禁止,伊斯兰教经典被查抄焚毁,阿訇教长和部分民众被批斗。
1968年3月,“云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其负责人谭甫仁推行林彪“以人划线,层层站队”的路线,将全省民众组织,分成势不两立的“八派”(八二三无产阶级派)和“炮派”(毛泽东主义炮兵团)两派。省革委负责人公开声称“八派”是革命造反派,而“炮派”站错了队,是“保皇派”。此时沙甸的多数民众因倾向于“炮派”观点,被认为站错队而遭到打击、迫害。
在与沙甸相邻近的个旧开远蒙自等市县革委会对“站错队”的民众大肆抓捕、揪斗、游街示众的“红色恐怖”。有些人为避免遭受迫害,自发来到沙甸避难,多达500余人。与之对立的造反派组织,此时大肆宣传,散布“沙甸集聚着炮派武斗干将,有上万人枪及四部电台,准备武装暴动”的流言蜚语,将沙甸诬为“反革命基地”,称“马蜂窝要用捅马蜂窝的办法,以巩固文化大革命成果”。
1968年11月,称为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一、二号文件的宣传队(支左部队)包围了沙甸,并展开了舆论攻势。在强有力的宣传攻势下,沙甸聚集者同意工作组进入。[1]  (源文来自:《炎黄春秋》2007刊)

沙甸事件打击传教

编辑
1968年12月8日,支左部队进村后.驻扎在沙甸大清真寺,清真寺被再次关闭。支左部队进村后,一面向宗教极端分子开火,一面清理阶级队伍,小小的沙甸村就有两百多人参与武装对抗,并被抓捕批斗。
极左路线的推行者,要用“行动”来证明他们是“最最革命的”。狠狠打击信教者,正是左的革命表现。沙甸搞以教划线,礼拜、把斋者是批斗对象。公开宣布:“信教就是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反对共产党的领导”。
“抓革命、促生产”,沙甸的几百“牛鬼蛇神”抓出来了,生产“上去了”,学大寨的标兵生产队每个劳动日值8角,其它生产队还在2角、3角、4角中徘徊。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九个生产队都评政治工分,政治思想好的人工分就多,否则就少。
1968年12月上旬省“革委会”以“宣传毛泽东思想”为名,派出一个加强营编制的宣传队到沙甸“捅马蜂窝”。他们逐户搜查强行把外来避难的人集中关押办“学习班”,进而把他们打成反革命的“滇南挺进纵队”。不久,开远蒙自革委会派人到沙甸把避难者押回单位,实行专政,挂上“滇南挺进纵队政治土匪”的牌子。沙甸的宣传队还把回民200多人集中起来教育,造成矛盾激化。[1]  (源文来自:《炎黄春秋》2007刊)

沙甸事件矛盾激化

编辑
1973年10月,沙甸回民强行打开了被封闭的宗教场所。消息传出后红河州和蒙自县的革委会立即派出由部队和地方官员组成的近百人的工作队进驻沙甸搞“反复辟”宣传。
1974年4月“批林批孔”运动中,工作队宣传“批林批孔要结合批清真寺”,并点了沙甸代表马伯华、马绍美等人的名,他们开始进京上访。
1974年5月10日,他们到京后即写信给周恩来、邓小平,希望中央责成云南省委撤走驻沙甸的工作队(宣传队),落实民族宗教政策。中央办公厅信访局将此信摘报中央政治局,1974年5月14日中共中央就沙甸问题对云南省委明确指示,认为云南此类事件已多有发生;为此,提出应由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主任周兴亲自抓一下民族政策的落实,并把有关情况报告中央。
周兴即按照中央要求亲自到沙甸调查处理,召开各种会议,听取民众意见,落实民族宗教政策清理生产队工分账目,撤换多拿多占的基层官员。将沙甸改为经济作物区,增加口粮供应,解决民众生产生活上的困难。
在此情况下周兴向中央报告:“沙甸问题已经解决。”1974年9月云南省委还发出通知规定:“已经关闭或改作他用的清真寺不得再打开作宗教活动场所,已经强行打开的清真寺,要在作好工作的基础上,由群众自行关闭。”
此后不久沙甸回民组织几百人到昆明游行,继后又有红河、文山、玉溪等地回族群众1000多人到昆明游行,并两次爬上开往北京的火车抗议。[2] 

沙甸事件夺枪暴乱

编辑
在这局面逐渐失控的情况下,红河州革委会在鸡街成立了主要针对沙甸回民的的“鸡街地区民兵值勤指挥部”,不到半个月就在开远蒙自建水等地发生民众抢夺军队枪支,并出现严重武斗,造成人员伤亡日益严重的动乱局面,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重视。
事件平反 事件平反
中共高层于1975年1月上旬召开专门会议,提出“首先收缴武器,停止武斗”,进而“通过学习讨论提高思想,增强团结,恢复社会秩序”。在此期间,中共中央还发出《关于禁止抢夺武器的通知》,责成有关部门立即收缴被抢夺的武器。
在京的云南省委常委对执行这一通知,做出了“坚决拥护,保证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的保证。但在实际工作中,在收缴武器时,抢枪武斗事件仍然不断发生。[2] 

沙甸事件军事解决

编辑
为此,云南省委常委又在北京召开了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当时的中共高层王洪文、华国锋等人曾参加会议。最后形成经中央审查批准的《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向中央的报告》,声称要纠正过去执行政策上的缺点错误,必须认真落实中共的民族政策。
据此,云南省委、省革委决定派出工作队,在解放军协助下进驻沙甸。文件传达到基层,但是沙甸回民不让工作队进村,并采取武装对抗,打伤多名工作队人员。
1975年6月下旬,云南省委向中共高层汇报并提出“军事包围,政治解决”的方案,遭到否决。1975年6月20日中共一些领导人又接见了云南省委和红河州委负责人,指出对回民问题要有一个基本估计,要做好面上的工作。同日也接见了沙甸回民代表马伯华等10余人,要他们做好民众工作。并且以中共中央名义发出一个经毛泽东圈阅的指示,强调要彻底收缴枪支弹药及武斗凶器,拆除武斗工事,应欢迎解放军及工作队进村。
回族代表马伯华等人知悉这一指示后,虚与委蛇,写了保证书,但是背地却支持回民暴乱,翌日即从京返回沙甸等各村寨,并加紧武装独立准备。对工作队进村的问题,马伯华等人提出只能进少数几个人工作队,并不得追究任何人员,这些要求和省里安排出现分歧并发生争执,并多次打伤打死省委派出的宣传组和工作队人员。
省委向中央写报告,鉴于沙甸回民正积极进行武斗准备,并公然宣布建立所谓的沙甸伊斯兰王国,因此认为沙甸问题“性质变了”,做出“政治解决已无可能”的结论,向中共高层提出应采取军事解决的请示。
经中共中央批准,省委书记周兴于1975年7月29日凌晨开始调动驻于邻近的军队,对沙甸以及附近大庄、新寨、田心、茂克、车白尼等回族区实行军事包围。在经过长时间的宣传,仍然拒不放下武器,并积极武装对抗,意图建立伊斯兰国,造成国家分裂,造成大量人员伤亡。黎明时分,决定开始对沙甸、茂克等叛乱点进行武装围剿。[3]  沙甸是个回民村子,很大,有八千多人。位于滇南一个叫鸡街的地方。恰恰处于开远、个旧、蒙自三城成“品”字形的中心交汇点上,位置极重要。这个村子从“文革”开始就闹得无法无天,到处抢枪武斗,“文攻武卫”嘛。他们还竟伏击援越归国部队,打死了一名营长和几个战士,当时也多次镇压、抓人,但沙甸人多心齐,一群亡命徒,又掺杂了民族问题和派性矛盾,因而是越镇压越猖狂,竟然组织了两千多人的“回民民兵团”,1975年春攻占了蒙自县城,把武装部队的人杀了,枪也抢了。还把几十挺轻重机枪在我们四十二师部门前一字排开,扬言说部队敢出来就开枪扫。要知道,除了四十二师的部队外,当地还有一个齐装满员的126团,蒙自还有空军机场和总后的分部,要动手一天就能把他们都灭了,但没有命令啊!这次据说它们准备趁“八一”部队放假时攻击我们军部,占领开远市[2] 

沙甸事件事件后续

编辑
云南省委民族工作部同时发了(79)1号文件。即“关于处理沙甸事件遗留问题的通知”。国家补助修建了七所清真寺。落实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
一九八〇年七月,省委民族工作部又发了(80)142号文件,即“关于沙甸事件平反善后经费的若干补充意见”。按照文件精神,红河州委、个旧市委处理了孤老、孤儿、半孤儿以及死难家属的抚恤救济问题、伤残人员的医疗补助问题。全民所有制单位招收了二百名符合招工条件的孤儿及受害家属子女;沙甸划为经济作物区,吃国家返销粮。[4] 
一九七八年八月,针对云南省委、昆明军区党委联发(79)7号文件第3条留下的尾巴,云南省委发了(87)31号文件,即《关于撤销.云南省委、.昆明军区委员会联发(1997)7号文件中个别结论的通知》。
(87)31号文件指出:“……实践证明,这个文件[(79)7号文件,笔者注]总的是正确的.在贯彻执行过程中,也发现文件第三条中关于“马伯华、马开志、郑全书、马绍美等几个人对抗中央指示,使矛盾激化,是有错误的。特别是他们成立非法秘密组织,妄图背叛祖国,搞打砸抢造成流血事件,破坏民族团结,是没有确凿罪行的。马伯华、郑全书、马绍美可以不作为反革命分子对待。”这一结论不确,经过反复查证,其结果是:
一、关于“非法秘密组织”,是指“罕指奔位协”,它是在“文化大革命”不正常的历史条件下,少数人搞起来的一个宗教性组织,不应作为罪行。
二、关于“妄图背叛祖国”问题,查无实据。所谓背叛祖国的罪行不能成立,应予否定。
三、关于打砸抢问题,确实是存在的,打砸抢是错误的。鉴于“沙甸事件”这一特殊情况,不再追究。
据此,经请示中央同意,将联发(79)7号文件第三条结论,予以撤销。”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社会 社会 民族 政治 当代历史事件 宗教人物 历史事件 历史